-LUNA LIGHT-

關於部落格
色々な想いを集めて、ここで贈ろう。
  • 4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就是我 part.01 <小雨的憐憫>


  陰風吹打在我的臉上,前一陣子的燥熱彷彿是騙人的。靜靜的轉過幾個彎,學校就映入了我的眼簾,進入台中高工最大的好處就是這個--離我家很近。
  在不遠的前方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原本想開口叫住他的,但下一秒,我遲疑了。
  沒錯,那是我看慣的身影,競賽輪的捷安特腳踏車、纖瘦的體型到左手手腕上的天珠...沒錯,都跟我所熟知的那個人一樣。但是總覺得有一點微妙的不同。
  在確認了許多細節後,我試探性的喚著他的名字「賴打?」
  「嗯?阿~早安」沒錯,他是賴打沒錯,確認了他的身分後,我進一步到他身旁,想找出那一點違和感。從那漆黑的運動鞋、看慣的中工制服、稱得上幾分俊俏的臉龐直到頭頂上的銀白色安全帽...
  銀白色安全帽? 我終於找到那奇妙的違和點了,原本應該跟我相同的銀白色安全帽霍地轉變為黑色,原本以為他只是換買一頂,再仔細一看,不,那不是一般的黑色安全帽。那是一般腳踏車安全帽,將外殼取下之後所露出的黑色保麗龍!!!
  我呆然的望著他的安全帽幾秒,賴打似乎也知道我目光投射的位置,他伸手摸了摸安全帽,說:「沒差啦,反正安全帽也只是帶著躲教官的。」
  雖然認同他的說法,但離畢業卻還有一年多...他該不會是想繼續頂著那頂安全帽一年半吧?
  

  到校後原本應有一段悠閒的時間可以跟同學互相交流、聊天,但或許是我到校的時間太晚,當我進入班上時,小雨已經站在講台上了,雙眼傲視著全班同學,活像一隻蒼鷹。
  無奈的將書包放下,為防止被老師唸,做起了千篇一律的掃地工作,唯一不同的插曲是阿呆在我拖完地後不停的在旁碎碎念:「人家還沒掃地你就給它拖下去...」
  無視他的抱怨,我回到位置上,打算享受這片刻的清閒,靜靜的看著班上同學發呆。沒想到有一個人逐漸向我逼近...打斷我的沉思。
  小雨像是在檢查窗溝是否有清掃過的痕跡,自第一扇窗戶向後檢查。很不幸的,剛好我的位置是靠窗,他默默的檢查完我身後的窗戶後,低聲說:「哎,都沒有掃。」
  聽完這句話,腦內映起方才我入座之前藍姐孤軍奮戰這扇大窗的孤寂身影,我可不能裝做沒聽見,馬上回道:「有!我剛剛才看見藍姐在擦!!」
  「有嗎?」我看看,小雨將他那油亮的頭移向我身後的窗溝,想仔細觀察,不料他那如蒼鷹般銳利的雙眼可不是蓋的,馬上發現窗溝內有異樣的黑線....
  他緩緩抬起頭來,用一種說不上是同情,也說不上是哀傷的眼神看著我,說「你真的要去看醫生,趁現在去看還來得及。」
  「痾...」我無言以對。
  「而且你不要相信電視上的廣告,要去看皮膚科醫生,電視上的都是騙人的。」小雨再次語重心長的講。
  「不要相信他說的話!!」此時,突然多一帶有譏笑意味的聲音插入這場不算是對話的談話。
  順著聲音的來源,原來是剛剛不停憋笑的小鈞鈞。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他現在就不會禿頭了!!」小鈞鈞毫不在乎老師內心感受,直直地將尖銳的話語刺進老師心內,連我聽了都不忍心。
  小雨不言,似乎心在滴血,我能體會他的痛心。
  夾在這兩人之間,情勢緊張得連空氣都凝聚了,冷汗冒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圓場。
  幸好,救星出現了,原本受我冷落的阿呆在一旁拿著掃把,說:「奇怪,小潘怎麼還沒來?」
  聽到這句話,我馬上從座位上躍起,再次進到流通的空氣當中,瞬移到阿呆身旁,說:「小潘沒來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講,我幫他掃就好了啊。」
  「啊你都已經拖好了還掃屁啊。」
  「痾...」
  「而且我又已經快掃好了。」
  再次呆然,且對阿呆至上歉意。
  但總而言之,脫身戰場還是值得慶幸。





哈哈哈,前幾天突然腦殘想到說--如果以第一人稱小說法來寫網誌一定很屌,今天就來試試看,不過打起來真的是有點累人,雖然可以煉文筆也可以鍛鍊思考的速度,但還是要耗上一大段時間的,而且打出來還是長篇大論,不知道會有幾個人從頭看到尾?
以後大概有機會就這樣玩吧 = =   請有空的人就看完他吧
給看完的你一個GJ  感謝你的收看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