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 LIGHT-

關於部落格
色々な想いを集めて、ここで贈ろう。
  • 4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就是我 part.03 <腦殘遊記>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甚至覺得涼風也是為我而吹的,清爽的拂過。遠遠望去,距離不遠的十字路口,依舊是那個頂著神奇安全帽的三八賴打。
  「賴打~早啊」
  「早阿~」
  目光集中在他的安全帽上「哈哈~賴打,說不定我改天腦殘也會把安全帽弄得跟你一樣。」我跟他開著玩笑。
  「好啊~流行耶!!」
  「哈哈~屁啦~」
  「嗯,對了。你今天怎麼這麼晚?」賴打回頭。
  痾,你自己不也這麼晚...「哀~賴打,你不懂,其實我每天早上都算準了你出門的時間才出門的,你都不知道~」
  涼風...一瞬間化為寒風,毫不留情的向賴打襲去,沉默的冰風暴在我倆之間產生亂流,似乎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一旁的小綠人似乎也受到影響,不停的閃動著,最後終於到達臨界點了~小綠人在一瞬間轉紅了!!
  「啊~綠燈了。」賴打拋下這句話之後以最高速逃離這場風暴。
  哀~果然我的等級太高了,一般人是無法領會的。

  費了我九牛二虎之力,終於追上了賴打,一同踏入教室。
  此時我已經是高明口中的"High-Level",不只,更可以說是自嗨~
  「老大~今天老師好像不來耶」眼尖的我,看到教室後方粉紅色的異空間,身為好人的我,忍不住要去破壞一下。
  「喔~怎麼回事?」
  「嗯,其實老師昨天晚上打電話給我...」
  「生病嗎?」
  「不,其實是...去植髮 = =+」
  「啊?真的嗎?」老大對我的回答感到些許質疑。
  「對啊,他昨天晚上打給我就是問我要不要一起去,他還說可以幫我請假。」我繼續說著。
  「哈哈,真的喔」... ...他相信了!?
  「嗯嗯,好像是要去愛德蘭斯。」
  「可是那不是很貴?」
  「為了頭髮,什麼都值得。沒聽過嗎?髮乃身外之物。」
  「哈哈哈...」
  = =+ 就這樣,一早我就到處跟人掰說老師去植髮,看來是壓力過大,已經腦殘了。其實老師昨晚確實有打電話給我,但卻是說關於科周會後請假的事。明天他一早來,要是知道我說他壞話...完了...我的實習...
  經過一段亂糟糟的早修時間~不知不覺謠言已傳成:老師周五晚上就搭飛機去非洲抓獅子了~昨天晚上特地打電話問我要不要也來一隻獅子? 謠言果然不能亂傳。

  正午時分,駱駝終於帶領我們度過數學沙漠,時針與分針的夾角為零度,帶進sin為0 cos為1 tan為0 cot為無意義 sec為1 csc為無意義...好,以上這段話無意義。正是讓我們這群飢餓的學生飽餐一頓的時間啦!
  習慣的跟賴打一起去買午餐,雖說教室距合作社不到10公尺,但如餓狼般的學生早已攻陷了一旁的餐飲部,原本想買的鬆餅也早受俘虜,跟賴打對看了約兩秒...「吃麵包!!」看來賴打果然跟我有默契,便由賴打當開路前鋒,用力擠進了合作社。
  眼前如山堆積的麵包並沒有讓我花很多的時間在選取上,中午吃甜的東西只會讓我覺得反胃,因此隨意挑了一個十五元等級的熱狗麵包,我就隨著賴打到處逛了。
  「嗯~要不要找喝的?」賴打也拿著一個相同等級的麵包瀏覽著冷飲櫃。
  「你不是喜歡吃八寶粥?」我帶著開玩笑的口氣問他。
  「可是沒有阿~」賴打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等等。」我低下身來,仔細的觀察「有!再最後一排!」
  「真的嗎?」一聽到我說的話,賴打立刻蹲下身來「真的有耶~你要不要喝?很好喝喔!!」
  「才不要勒~你要的話自己呵。」
  「不要嘛~這樣沒人陪我喝」
  「那很貴耶」
  「才20塊~貴什麼?」
  「不然你請」
  「那算了」聽到我說這句話,賴打立刻拒絕。
  呆然,陪著賴打到一旁繼續挑著飲料,他還是挑了千年不變的牛奶,放心吧,賴打,你的身高是不會...算了,不要傷感情好了。

  回到教室,跟賴打同桌吃著方才買回的午餐。
  「你週末不是遇到啊逗仔?」我邊拆開袋子邊問賴打。
  「嗯阿,那個阿逗仔超高超帥的。」
  「跟你說啦,那是摩門教不是基督教。」
  「可是它上面寫基督教啊」
  「那是兩人組,在台中很有名的,騎著腳踏車逛遍大台中地區傳教,我大約每三個月遇到他們一次。」
  「真的嗎?」
  「廢話」
  「嗯...對了!他還跟我烙英文耶!」
  這需要高興嗎?我心想
  「他一開始講的很簡單"How do you do?",哇~超高興的啦,國中學了這麼久終於派上用場了,我馬上回答"Fine,thank you." 不過後來他越說越難我就不會了。」
  這樣有什麼用嗎?
  「他還叫我留電話耶~可是後來我發現我留錯了。」
  「你是故意的吧?」
  「不過放心~我有幫你留你的手機喔!」
  「靠!真的假的!?」
  「當然囉,應該這兩天會打給你吧。」
  呆然,不,不只呆然,我內心深處燃起殺意。
  「那你怎麼不留純姐的呢?他們不是型男嗎?還是啊逗仔耶~」我看向旁邊一直聽我們講話的純姐。
  「啊~我忘了。」
  死傢伙,我看你是故意的。
  「我也看過他們耶」純姐說。
  「真的嗎?他們是摩門教對不對?」聽到純姐意外的答案後,我馬上想跟賴打證明他們是摩門教,不是基督教。
  「好像是吧?我也不清楚,基督教跟摩門教有差嗎?」
  「當然有差!教義跟經文都不同。」
  「ㄝ~有,我看到他要拿可蘭經跟聖經給我。」
  呆然...「靠~那不就證明了他是摩門教。」
  「嗯,是嗎?」
  哀~我已經被賴打稿到快腦殘了。

  到了下午,炎熱的天氣幾乎將我們悶死在教室內,幸好今天英明的代課老師(不是林英明)借到了視聽教室,真是一大福音啊!!挨完了痛苦的午休時間之後,我們全班幾乎可以說是奪門而出,直奔視聽教室!
  進入室內,冷氣迎面撲來,爽!暑氣直接消了一半,看看今天的代課老師...唉呦~是個年輕的耶!今天看到甲班的英文代課老師...該怎麼說呢?嗯...啊!有了,就像是上次英文老師特地找給我們看的海象影片裏面的...好像有點毒耶,還是不要做人身攻擊吧!
  開始上課之後...「好~請翻開課本第...」好吧,機會難得,就來上一節久違的英文課吧,疑?我不是說我之前都沒在上課呦,真的,相信我。
  拿出藍筆準備抄筆記時...「疑?奇怪,新增單字跟例句好眼熟...」伸手將書包內的英文自學手冊取出...嗯...看來三民可以去告他了,簡直是將講義中的東西叫我們用手再抄一次嘛~我從小就受父親優良的栽培,知道一寸光陰一寸金以及金縷衣的詩句。
  因此,不浪費時間了,我拿出了吃飯的工具,打算吹冷氣畫圖~蘇胡。
  不料才一動筆我就嚇到了,靠~他會巡堂的,差點被抓到,嚇得我叫小潘在旁支援我,但老師畢竟是有練過的,一波又一波密集的攻勢讓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紙筆。
  算了,去鬧賴打吧~於是無聊的我也開始發揮我腦殘的攻勢(哼哼,為中午報仇)
  鬧完賴打一節課後,要開始上Reading了,疑~?為何離開座位一會兒回來我的課本就不見了,回頭看向後頭的賴打...抿著下唇,眼神帶著奇異的光芒望向我,桌上放著眼熟的課本。
  「賴打...你不是沒帶嗎?」
  「啊?」賴打跟我裝可愛。
  呆然...我會腦殘都是你害的「好!沒關係,我跟你看。」
  話說...這邊似乎是大家串通好的,幾乎全部都沒帶課本,算一算,共有五、六人共看一本課本。算了,反正聊天就是要人多才好完嘛。
  不料老師看中人多這一點,竟一團一團的點人翻譯課文,好險我資質較高,都沒被點到,倒是同團的賴打跟巧都中了。
  哈哈~賴打~~這是你活該!!
  嗯~我跟賴打果然有心理共通,不能在心理罵他。
  當時間距離下課不到十分鐘時...
  「嗯~這倒數第二段要叫誰來念?」
  此時,賴打的右手緩緩伸出...指向正在跟巧聊天的我。
  「好!既然同學推薦,那就是你了。」
  疑~被指名的我茫然的望著老師。
  「不要裝傻了,快起來念。」
  瞪向帶著勝利微笑的賴打,心不甘情不願的起身翻譯,嗯~這個...疑,有教過嗎?但是都已經站起來了...不過嘛...那個...很眼熟耶~好像是那 個什麼的...不對~又好像是...嗯~等等,翻看看我腦中內建的辭海,哇~今天維修中,不能使用,那....唉呦~對了,下一頁有翻譯= =+利用障眼法偷偷翻開吧!!
  「ㄟㄟㄟ~你再做什麼!?」可惡,多啦A夢在一旁搗亂。
  看來...只能使出我的拿手絕技了,社長大人親傳的周董說話法,但是由於我的悟性還不夠,無法表現出社長大人的醍醐味,只好加速帶過,口中隨便念念錯誤百出的翻譯,好險被哆啦阻止之前有稍微瞄到。
  唰~唰~唰~~!
  對於我的絕技看來只有用狀聲詞才能夠形容了,哼哼~驕傲的坐下了。
  全班一片鴉然。
  「那位同學是不是顏面神經出問題?」哇勒~不料這代課老師不懂得欣賞我的必殺技。
  可惡~在次望向身後的賴打,此時他已笑倒在桌上。
  死賴打,我腦殘都是你害的!!!!
  看來可能再過不久我的安全帽也會變得跟賴打一樣了。



對時對時~現在時刻,半夜25點17分...靠~我就不相信還會有哪一個狂人會跟我一樣打網誌打到半夜
說明一下,有一些東西是我稍作加油添醋後打出的,不過百分之90幾都是真的,還有一些東西是我將一整天下來講過的話做個總合打出來的。
寫起來還蠻好玩的,練文筆~~
這是第三彈了,要是有眼尖的朋友,有沒有發現,我在試著學村上村樹,整篇小說裏面都沒有出現我的名字,說真的還真的有點難度,要想方法將他帶過~哈哈~
請期待下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