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 LIGHT-

關於部落格
色々な想いを集めて、ここで贈ろう。
  • 4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就是我 part.05 <教官室的戰役>


  一早,被老媽的高分貝怒吼技喊醒,睡眼惺忪的我,有到餐桌旁很勉強的將老媽的愛心早餐啃完。轉身走回房間,準備着裝整備上學去。
  一步入房間,我發覺那柔軟的床單在呼喚著我,周公跟我下的棋局也還差最後幾手,眼看著周公就快敗在我的手下了,這麼大的誘惑深深吸引著我,眼光一轉, 投向牆上的掛鐘...六點四十分...很好,瞇個十分鐘我還可以從容的整備上學~好,我如個嗜睡症的深度患者,往床上倒下的瞬間,我再度見到了周公。


  「將軍!!」我不留情的下了最後一手,周公臉上的憔悴是可想而知的,贏過了周公,看來我也可以去當個軍師了。
  「喂~」
  奇怪的聲音傳來,真是的,周公阿~你也不要因為我贏了你就這樣自暴自棄的亂喊嘛~
  「喂~起來啦」
  起什麼啊,你沒看到周公正在排棋,正打算挑戰第二盤嗎?
  「遲到了喔~」
  遲到...? 靠夭~
  我以人類幾乎不可能辦到的姿勢自床上跳起,老媽正站在我的眼前,望向掛鐘,唔,已經七點十五分了。
  「還來得急嗎?」老媽向我提出關心。
  「嗯,騎腳踏車的話還來得急。」邊穿工作服一面確定珍珠在台中今天沒有降下那可觀的豪雨。
  「快一點。」老媽拋下這句話後轉身回去當她的全職主婦了。
  懶得回話,我連穿衣服都快沒有時間了!!
  繫上最後的皮帶,就算已經快遲到了,穿工作服的我還是一樣很乖的遵守校規。
  背上不太賞眼的中工書包,我向老媽拋下再見兩字,在音速還未傳達老媽耳裡時,我早已如光速般的消失在家門口。
  「銀月~出發。」跨上腳踏車,念出奇怪的口號。或許在旁人看來很像智障的小學生會做的事,但是實際上呢,這段弱智的口號可是啟動我那台寶貝腳踏車的音碼。(就像是"終極殺陣III"裏那台特製的迎賓車--要喊忍者啟動,喊小黃熄火。)
  「轟轟~~」特製引擎發出足以讓人聾耳的巨大聲響。
  當然,以上都是的幻想,我跨上腳踏車之後便調上最高檔,以疾速向學校發進~!!!
  「咵~嘰嘰嘰~~~」以腳踏車甩尾的後輪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一旁的歐吉桑...疑,你不是上次那個騎50c.c.小綿羊那個嗎? 哀~很抱歉,今天我也趕時間,改天再道歉吧,珍重!!
  轉回龍頭,持續加速。
  終於遠望到那老舊的車棚了,看來我還沒有遲到,感謝上帝。
  我從容的自腳踏車上跳下,準備優雅的牽車進棚... 
  「同學!釦子沒扣,過來登記。」
  哈哈,不知道是哪個倒楣鬼又被抓了,我帶著幸災樂禍的笑容往後方望去...诶,沒人?
  「同學!」直挺的秩糾再次出聲。
  這自我將目光轉向前方...一樣沒人...學弟,真有你的,為了開週輔還特地練了陰陽眼。
  「同學,快點過來登記!!」
  ..........為何他雙眼直瞪著我?
  我緩緩的舉起了左手,帶著疑惑的表情指了指自己。
  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崩潰~~~~我為了不被秩糾抓可是花了大把的時間在儀容上,我就不信哪裡不合格。
  「學弟,我是哪裡...?」我向學弟發出疑問。
  「#$︿&*...」
  不知是他不好意思還是執勤中不得出聲,他以如三線斑紋翅膀震動班細微的聲音回答我的問題。
  「啊?」
  「$︿&!@#@」
  還是一樣,我的問題還是沒有獲得解決。
  「......」
  看著我疑惑的表情,秩糾學弟帶著微微發燙的臉頰,伸出左手指向我工作服的下緣那兩顆落空的釦子。
  「釦子沒扣....」
  這次我終於聽見他的聲音了。
  呆然~~
  「這個釦子...?我們二、三年級不用扣吧?」我趕緊為自己的權益力爭。
  「不,有新規定。」
  「但...」
  「熊,怎麼了?」一個女性的聲音自背後傳來。
  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淇淇。
  「這個釦子沒扣會被記?」我帶著無辜的表情問她。
  「我不知道耶,先走了。」說完,淇牽著機車走進車棚。
  喔~淇~~~你太無情了,竟然拋下我一個人。
  「同學,班級。」無情的秩糾再度發聲。
  「唔...」
  「如果有不服的話,可以去找教官申述。」
  喔喔!就是這個!!好學弟,看你還不錯嘛~好!就讓你記。
  「二圖乙。」我挺出傲人的胸部,讓他看個夠。
  「好,謝謝。」
  痾...登記完還不忘背刺我,我真是忍不住要誇獎你啊~不行!我不能在這裡表現出來,但是...
  不耍白痴了,眼見已經快打鐘了,我趕緊上了車鎖回到二圖乙的擁抱。
  「幹,真的假的!?」
  「哈哈~~你活該~」
  「沒有這個吧?」
  「屁啦!」
  不同的反應從各個同學的口中脫出,冷暖可見。
  但是...就綜合來看,班上似乎沒辦人知道這項校規。
  好!看來我勝卷在握,週輔,你等著吧,我等等就去消掉你!!!!
  

  終於渡過了那段無聊的英聽時間,我環視了全班一下。唔,幾乎全班睡倒,嗯...沒關係,看來這場戰役光我一人就可以擺平了。
  步出教室,一陣狂風吹起,似乎在護送我向戰場前進。
  經過一番跋涉,我到達了敵方本營,直搗那淫蕩金的座位。
  「教官,工作服這兩顆釦子沒扣會被開週輔?」我直接一箭穿心的問出了重點。
  「啊?會阿。」淫蕩金漫不經心的回答。
  「我怎麼沒聽說?」
  「沒聽說?有阿,上上個禮拜朝會說過啊。」
  「...沒有吧?我們班的人也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嗯...欸,同學,你知道要扣末兩顆釦子嗎?」淫蕩金隨便抓了一個路過的同學發問。
  「嗯,知道啊。」
  淫蕩金帶著勝利的表情看向我。媽的,看了就想打。
  「但是你沒說過啊。」我趕緊把握最後的籌碼出牌。
  「沒講過嗎...恩,那就是教官的疏失了。」
  哈哈~終於承認了吧~我贏了。
  「那可以消掉嗎?」
  「還是不行,給你一個警告,這樣你們全班都知道了。」
  幹!死淫蕩金,都已經認錯了還不悔改。可惡~~嗯...沒關係,找你不行,我找你上司!!
  「劉秀傑傑(姊姊)~~」我眼角閃爍著淚光,希望搏得教官同情。
  「怎麼了?」秀姊秉著平常的語氣問我。
  「是這樣的...」我將事情來由從講了一遍。
  「不行!消了你那其他人怎麼辦?」
  「但是我們教官沒講過啊~我們班的人都不知道。」
  「你被開週輔之後全班就當知道了啊。」
  痾....靠~~原來教官都這樣啦,當先打了人才跟他說被打會痛,Fuck!!
  沒辦法,我不甘心的舉出了白旗,帶著陰影走出了教官室。
  落下了男兒的淚滴。


  駱駝弱氣的在台上講著聽不懂的玩意兒,而我還沉在剛才的戰敗陰影中,久久不得回復。
  「熊~你不是有在寫故事嗎?借你看~」坐在右前方的瑄看到我這麼憂鬱,就將她剛才才看完的小說遞給我。
  我看著瑄,遲疑的將那本收收下,黑色的書皮,用羅馬數字寫著XIII,據說是恐怖懸疑小說。
  恩~反正都是小說嘛。我心想,於是我就開始閱讀...。
  說到這裡...相信大家在看小說時會將敘述句在心中具現化,如同將小說在腦中改成電影般的播放著。接下來可能會有一點自以為,不過我畫了這麼久的圖,看了這麼多的動畫和電影,在心中具現化的能力比一般人高出一些些。
  看到書中人物吃咖哩之後,我臉就幾乎全綠了,哇靠~~哪有這麼獵奇的啦~!!看得我都快吐了。
  我鐵青著臉將讀不到五分鐘的小說環回給瑄。
  「不敢看喔?」瑄帶著笑意說。
  「喔,這太刺激了。」平時在網路上我連獵奇圖都全部避開不敢看的,剛剛無意識的在腦中具現化,讓我整個人差點沒暈了過去。
  「你很差耶~」阿呆順手將那本小說收了過去。
  「嗚~你看完吃咖哩之後大概也不敢看了吧。」我跟阿呆打包票。
  沒想到阿呆完全超出我的想像,竟然直接把那本書肯到下午直接看完。
  「熊~那本書你怎麼不看完?很好看耶~後面才在說明為什麼會這樣。」
  阿呆坐在前座不時的轉身向我嗆聲。
  硍!死阿呆,你絕對是沒血沒淚才能將那種小說看得這麼開心!!!!



===============================
唔,真的被開了週輔,不過我有跟教官說我要去日本,所以會幫我延一下....靠~根本沒差吧?

那個恐怖小說我是真的看不得,因為我在畫圖之前會把要畫的動作、分鏡、角度、姿勢....全部在腦中構思完才會開始動工,所以在腦中想像的圖像完成度會比平常人高(我將那本小說具象化時還順便幫他配格勒,靠~差點吐死)
而且還有一點,我個人的內心是非常脆弱且怕傷害的,所以雲霄飛車那一類自殘的遊樂設施我是不會輕易去玩的= =+

疑...?小賴打,這好像是我第一次沒把你寫出來耶 有沒有被冷落的感覺?別哭別哭~
改天還有機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