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 LIGHT-

關於部落格
色々な想いを集めて、ここで贈ろう。
  • 4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就是我 part.06 <二圖乙演唱會>


  「要我唱歌?可是沒有人搭阿~」
  為難的我,無助的將視線投向賽亞人和高明,想取得協助。
  「唔。」
  似乎注意到我那閃閃動人的清純眼神攻勢,他們倆很明顯的在逃避我的注目。
  可惡~大家都已經HIGH到這種地步了,不上場也不行了,我自殺式的拿起我的i-pod,向眼前空曠的表演場地移動。
  哀~現在我的心情就像是綁上了"神風"字樣的頭巾,開著老舊戰鬥機朝著珍珠港飛去的日本人。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大概就是指這種情況吧!阿~說到這個,早知道當時在日本時就該買神風的頭巾了,而我卻只買了兩個必勝頭巾,哀~悔不當初阿~~
  現在的我,正陷入如此的苦境之中,為何會這樣呢?這得先將時間回朔到中午....


  高溫難耐,這裡真的是台灣嗎?我不禁如此自問。
  連日滂薄的大雨才稍作停歇,熱浪卻趁著這個空檔如海嘯般的席捲而來。
  吃完午飯的我,不想坐在位置上受熱,改在教室中閒晃,當作是飯後的散步。
  「嘿,你等一下音樂課還要再唱安可曲嗎?」
  賽亞人掛著耳機,手執歌詞向我問話。
  「想啊~但是找不到人跟我唱。」
  「你要唱什麼?......難道是"那首歌"嗎?」
  賽亞人露出了呆厄的神情。
  「當然~"那首歌"已經變成了我的主打歌,快點啦~陪我唱。」
  我拉著他的衣袖撒嬌。
  「不要勒~而且我又沒有歌詞。」賽亞人連忙扯開衣袖。
  「好吧,那算了。」
  交涉失敗,看來我的安可曲是沒法唱了,雖然賽亞人之前曾說可以跟我合唱,不過前提是要有歌詞,不料,我卻忘了請人幫我印,哀~只能怪自己了。
  看著那隻陪我橫越無數戰役的長笛寂寞的吊在位置上,我想起昨天高明曾叫我幫他伴奏。不過因為我中文歌涉足不深,所以得先聽過歌曲我才會吹,要他用即時通傳給我聽聽看。哀~但是他似乎也忘了,昨夜整晚除了幾位帳號被盜的人之外,沒人噹我。
  如此兩歌機會都以μm為單位的極近距離與我擦身而過,看來一切都是天意。
  要靠自己嗎?試試好了~
  心中得到了這樣的結論,所以我午休時帶著長笛到音樂教室玩了好一段時間,想試著選出一首歌曲來做安可。
  哀~果然音樂這種細膩的東西不是能臨時抱佛腳的,這點在日本就已經證實過了。所以當鐘聲響起時,我還是一樣吹奏著一些只記得片段的樂曲當作消遣。


  所以我現在才會很為難的站在台上。
  眼見群眾的興致有增無減,無辜的我只能取起MIC硬著頭皮上了,反正我唱的"那首歌"是男女合唱,而我唱的那一部歌詞很簡單,不需要歌詞。
  音箱傳出悠揚的前奏,笑聲隨之響起,不過沒關係,等我拉開喉嚨,引亢高歌之時,看你們還笑不笑得出來。
  主旋律開始,而我也以長年鍛鍊出來的超高假音演唱....疑,是我的錯覺嗎?我總覺得笑聲更大聲了。
  潘瑋柏的"不得不愛"有那麼好笑嗎?我只是反串唱弦子的聲部罷了。
  說到假音,這可是我的驕傲之一呢~想當年,我國小就是運用我的假音進入合唱團,還當上了團長。進入國中之時,也以同樣的理由進了合唱團,只是不想耗時 間練習而退了。但這世界總是殘酷的,升上國二,我畢竟也算是生物學上的男性,開始變聲了,唱歌時連假音都無法使用,隨便唱都會爆音,因此我的假聲生涯也就 此結束了,從此唱歌只能以從長笛老師那偷偷學得的聲樂唱法演唱了。
  直到高一下學期,我的假音竟慢慢的回來了,回來啦~回來啦~~我能感覺得到,師兄弟都回來啦~~~~.....咳!離題了,雖然還是無法很順利的運 用,只要一不小心,還是有爆音的危險,所以現在正在用假音唱歌的我,不敢離MIC太近,怕我的爆音會讓現場陷入瘋狂的爆笑之中。
  在台上唱歌的我已經HIGH到一種很HIGH的地步了,還自己舞動雙手想帶起全班氣氛,不過大概是真的太腦殘了,全班的同學連笑都來不及了,誰還會幫我揮手呢?
  演唱告一段落,換成瑋柏的聲部了,此時大家只能聽我ipod的MP3了,畢竟我沒背歌詞,不會唱,但是只要有歌詞,我甚至可以自己solo整首歌。
  害羞的我此時將視線投向高明,不敢直視攝影機,卻驚訝的發現,哎呦~小鈞鈞、賽亞人跟高明三個人輪流掌MIC,協助我唱瑋柏的部份,謝謝你~9527~~~


  呼~經過了四分多鐘,終於唱完了,感覺好久喔~
  疲累的我領回ipod,看向後排同學,唔,不好,小松小柏亮燈了。
  蕭白爛跟豆豆一臉嚴肅的拿起了哆啦遞過去的麥克風,旁邊的檯燈掛著我幫忙製作的小松小柏名牌,蕭白爛啊~請你行行好,好歹你小松的牌子是我幫忙製作的。
  「咳咳,對於你的表演我覺得已經接近了完美,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你的頭髮一直掉,讓場地髒亂....」
  白爛啊~~蕭白爛啊~~連頭髮也要嗆我嗎,真是火上加油阿~~
  在這之後,許多的參賽者還是不怕死的繼續上台唱安可。
  先是賽亞人跟高明的配對,兩人以雄厚的嗓音,漂亮的撘成了重唱,有如美聲男伶般的天籟,讓大家聽的如痴如醉。
  「你們兩個也搭的不錯,但是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兩人的服裝沒有統合,一個有紮衣服,一個沒紮衣服,看起來很混亂你知道嗎?演藝界就是最重視這種東西,你把演藝界當作什麼了!?」
  蕭白爛毫無遮攔的發揮他的腦殘及毒舌神功,功力實在是太高了,我實在是望塵莫及阿~
  再來是賴打、Bㄐ等四人臨時組成的團體,上場演唱TANK的"給我你的愛"。
  演唱之前,Bㄐ為了不重蹈覆轍,特地將制服拉出,讓四人的服裝看起來一致。
  「給我你的愛~愛~~耶~ 給我你的愛~愛~~嗚~~~」
  賴打當時網誌剛開幕時,也適用這首當背景音樂,因此我耳熟能響,但是如今賴打卻以無名太耗時為藉口,要把它關掉,你這樣對嗎?賴打,快點~大家連署一下,叫賴打不要關門,請由我的好友連結進入...離題了...
  四人搭配的還不錯,只是傳MIC的時候沒有傳好,出了一些小差錯。
  「你們的問題也是一樣,不是出在演唱過程,而是Bㄐ,你以為將衣服拉出就可以跟他們一樣了嗎?別忘了只有你戴眼鏡。還有賴打,四個人之中就只有你一個 穿白襪子,這是怎樣,這麼突兀,你們都把演藝界當作玩耍的地方嗎?還有一點,這裡是學校,是普通級的,而你們卻唱出了給我你的"愛愛",這裡不是Z頻 道!!」
  蕭白爛...我現在已經知道為何真的小松小柏會被打的原因了,你也要小心一點,不要被黑衣人遇到了。
  一場好好的音樂會被蕭白爛這麼一攪,有如一輛失控的大卡車,橫衝直撞。剛好今天下午防空演習,在兩點半之前不能出去,於是我們就安可再安可,多安可了半小時。
  最後還是面臨山窮水盡,唱到大家無歌可唱了,沒辦法,看來我只好在度披上戰袍了。
  再度拿著ipod走到前方的器材區,接上連結線,一陣酥麻瞬間傳遍我全身,唔,靠~有帶電是吧?還是是因為我的ipod是金屬的外殼,剛好可以導電?
  「歌選好了嗎?」


  坐在一旁顧器材的豬翔社長大人關心的問我。
  「快....快好了。」
  電流讓我的雙手不停發麻、顫動,唔,這應該只是靜電吧?真是不得不佩服火箭隊了,竟然能挨下這麼多次十萬伏特。
  「OK了。」
  終於放下我手中的ipod,取起了MIC,不過我的雙手也差不多被電到沒知覺了。
  再度走到場中央,準備演唱我的拿手歌曲--快樂鳥日子。
  哇~國中的時候腦殘,覺的這首歌很好聽,所以就存下來了,沒想到可以在這麼多的人演唱,恩...總覺得我們把這節音樂課當成卡拉OK包廂了。
  熱情演唱康康的名曲,此時我才發覺到,康康的key還真不是普通高阿,剛剛好是我以普通聲音演唱,而不用到假音的極限,也就是接近爆音,怎麼我今天演唱的歌曲都這麼冒險阿。
  這首歌比剛剛唱的不得不愛更HIGH好幾倍,大家竟然都幫我拍手打拍子,原來當明星開演唱會這麼爽阿~蕭白爛,我不會再看輕演藝界了。而操控攝影機的 Bill和豬哥一直打手勢給我,要我繞場去握手,真是的,我這麼害羞的人怎麼...算了,其實我也早就想要這樣玩玩看了,繞場一個個握手,但是心中還是怕 怕的,遙想起一年級科送舊時,我當時也是這樣跑出去握手,只是學姊似乎被熱情的我嚇到,不敢跟我握手。
  沒想到大家還蠻配合的,一路握去,讓我增加了不少信心。
  此時,老師悄悄的從後門進來了,似乎跟旁邊的說了些什麼。
  當我回到場中央時...
  「可以走了喔~~」
  唔,不知道是誰大喊,全班馬上做鳥獸散,靠~難得我才增長了一點信心,至少也讓我把歌唱完吧,竟然這樣說走就走,回過神時,音樂教室內只剩下不到十個人了。
  哀~看來我還是不適合唱歌阿,自討無趣的一個人收拾著書包,不過倒是有一點讓我感到窩心的...已經有人幫我把ipod拿下來了,呼~不用在被電了。
  經過方才小松小柏坐的位置,原本寫著評審席的牌子被翻了過來,寫了三個字...不幹了。是因為聽到我的歌聲是吧?OK~看來我還是回去吹我的長笛吧。
  離開音樂教室之時,再次回首看向老師,心中帶著小小的疑問。今天這麼混亂的加分安可曲,真的可以加到分嗎?

==================================  
不要怪我啦~~
蕭偉智還有許多地方的搞笑我都忘了 要不就是不夠篇幅
去怪無名小站的上限只有五千字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