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 LIGHT-

關於部落格
色々な想いを集めて、ここで贈ろう。
  • 4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通往夢想的道路 Part.1

站在台上的我,掌心不停的分泌汗水,唔哇~要促進汗腺發達也不用這麼絕吧?

此時,我只能以呆版的腔調將稿子上的字句唸出,雖然背的差不多了,但還是得不時的偷瞄一下,不然相信我一定會唸錯。

眼前的聽眾,就我保守估計…..至少也有四位數。也對啦,畢竟是我們學校的全體學生,不過在這其中,有某一區的學生顯得特別激動,笑聲也最大。不用我說,他們就是我最親愛的同班同學。

同窗已經超過一年半了,竟然在這裡用笑聲侵蝕著我的勇氣。好在我也算是個有修養的人,不然我早就對他們比出不雅的手勢了。

現在唯一支持我、讓我還能夠繼續站在講台上的,大概只剩下後台兩雙熱切的視線了吧。沒錯,我一定要成功!不只是為了自己,也為了回報他們兩個人,以成功來表達對他們的感謝!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照著指示將右手緊緊握拳,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有自信一點。緊鎖的眉頭微微抽動,冷汗沾濕整件制服,讓我將近缺水邊緣,雙腳抖到足以跟貓王匹敵了,但還是儘可能的讓自己的上半身穩直。

離演講結束的時間還有兩分多鐘,度日如年就是這種感覺吧!

此時,在我那空白的腦中逐漸浮現出事發當天──這一切的源頭,那是大約在一個半月前的事了….

 

初春的午後,溫暖的陽光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背脊,鳥鳴有如催眠曲般的在我耳邊放送,這種時候總是讓人特別想找周公下一盤棋。

看看課表,不用擔心課程的進度,因為今天是週五,接下來就是愉快的班會時間了,相信我們慈祥的班導也會不忍心打擾我的睡眠。

放心的闔上雙眼,打開通往夢世界的大門,找周公下棋去了。

「呼嚕….

不曉得過了多久,我被嘈雜的聲音吵醒。

我想應該睡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吧,不然桌面上的積水不會那麼多。

以惺忪的眼神環伺四周,想試著掌握狀況。不知為何,全班同學的情緒似乎都十分高昂,不停的叫喊。

……咦,是我的錯覺嗎?還是我的自我意識過高?我總覺得他們好像在喊我的名字。

順著他們的目光,我將頭轉向正前方的黑板。我的腦袋有如飛機撞到雙子星大樓般的瞬間清醒。

「為什麼我的名字會在上面!?」不經大腦思考,問題直接脫口而出。

前座的同學帶著微妙的笑容緩緩轉身。

「欸,你沒有在聽嗎?剛剛提名時你也沒有異議阿。」

可惡,他明明就知道我在睡覺。

「提名?什麼的?」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

「學生會長阿。」

從遠方又飛來另一架客機,毫不留情的直接撞在我的腦門上。

「學….學生會長!?」

「恩阿。」

「你說的是管理學校大小社團、舉辦校內活動,有時又要代表學校出席各種場合的那個學生會長嗎?」

「當然~不然還有哪個?」

前座的同學一派輕鬆的回答。

為什麼會提名我啊~~等等,被提名還沒關係,應該不會有人想投給我這種沒用的傢伙吧?看看開票結果如何。

再次將目光投向黑板,寫在我名字下面的數字是…..

……..

27……這個數字是什麼阿?是27?還是跟旁邊的數字寫太近了?

…….

我記得我們班總數是38…..哇~~為什麼會以全班三分之二的高票直接當選阿?

「那我們班的學生會長候選人就決定囉~」

老師邊拍手邊走上講台,跟全班同學一起將視線投射在我的身上。

他們的眼神有如小龍女的玉峰針一樣銳利,紮得我好痛。

「要不要上台來講一下當選感言啊?」沒想到應該作為同學榜樣的老師竟然帶頭在台上起鬨。

「不用了,謝謝。」我搖頭謝絕了老師的好意。

「上啦!」

「高票當選捏~」

全班的同學不停的對我挑釁,唔這可以說是四面楚歌嗎?但用在這裏好像又不大對

雖然我不否認我平時喜歡在課堂上搞笑,不過私底下我卻是一個容易怯場、愛好大自然的內向少年。但是在此時不上台,可是會侮辱我搞笑天王的名聲的

陷入兩難的境界,要保有自尊呢~還是要把持住形象?這種二選一的題目最讓人煩惱了,有誰可以借我一枚硬幣拋空決定阿~

唉,士可殺,不可辱!我豁出去了~~!!帶著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悲壯心情離開了座位。

上台之後….唉,實在是不堪回首,我也不想去回顧了。

但是,這卻才只是這齣悲劇的序曲而已,如同暴風雨般的主旋律已經在未來鋪陳

相信將這個悲慘的故事改成歌劇的話,一定會勝過當年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淒美故事吧!

 

雖然一度想放棄競選學生會長,但是回家仔細的思考之後。反正我這種人應該也選不上吧?就把這當作是一種經驗好了。老媽也說凡事都要嘗試一下,用來克服我怯場的弱點倒也是個不錯的主意,那就決定參選吧!

既然決定要參選了,那首先就得挑出幾位同學來當作我的助手兼助選了。

尋遍班上各家門路好手,似乎沒人想淌這灘已濁到無法見底的渾水。

最後,好不容易找到班上的兩位死黨──騎士跟小羊來做我的競選參謀。

其實騎士跟小羊兩個人不論在智育、德育甚至體育,每一項都令我望塵莫及,明明班上就有這兩位這麼好的人才了,為何會選上我哩?這真的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阿~相信這個問題我就算在菩提樹下打坐個六、七年也無法悟出。

總之,有了這兩位軍師級的大人物跨刀相助,有如諸葛亮跟周瑜同時來輔佐我這個阿斗。就算無法坐上學生會長的龍位,相信也可以沾到邊。

 

俗語說得好,打鐵要趁熱!於是就在當天放學之後隆重的舉行了第一次的競選會議。

紅蓮般的夕陽染紅了空曠的教室,中庭傳來同學的嬉鬧聲。早春的東風從窗隙中鑽入,捎來了些許寒意。

獨自站在講台上,呆呆的望著台下的騎士跟小羊,三人之間的沉默形成了一股微妙的氣氛。

那個阿,你們有沒有好的意見?」

被這股氣勢壓到有點難受的我,決定主動打破沉默。

……..

總覺得四周的溫度驟降,氣氛越來越詭異了。

雖然香居士──白居易曾言:"無聲勝有聲" 古人更語:"沉默,是一種美德",但是很抱歉,我想我無法體會這兩句話中的奧妙。從來不知道沉默竟然可以帶來如此龐大的壓迫感。

……..

……..

「你

正當這股壓迫感即將抵觸到臨界點時,雙手抱胸的騎士說話了。

「你該不會什麼都沒有想就把我們留下來開會了吧?」

「阿

騎士冰冷的眼神直射過來,心虛的我根本無法好好答話。

「你以為什麼都不做,只要叫我們來就可以了嗎?這樣做只是在浪費時間罷了。」

用低沉的聲音說完這句話,騎士提起書包,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教室。

目送著他憤怒的背影,我無法說什麼去反駁。

的確,我單純的認為他們兩個就是我的部下、我的士兵。只要躲他們背後,什麼都不做的看他們兩個為我拋頭顱灑熱血,而我就只需靜靜等著收成。

錯了,這個想法根根本本的錯了。

方才騎士的一席話將我從這個錯誤的觀念中拉出。他們倆會幫助我,沒錯,不過他們並不是隨便由我差遣的部下,而是我的軍師。選學生會長所要提出的政見及走向還是要由我自己來決定的。畢竟,我才是候選人。

我只能一言不發的待在原地思考這個問題,一旁的小羊緩緩走來,拍了拍我的肩膀。

「不要太在意啦,騎士他只是說話比較直接一點而已,不過你自己也有錯,你要先改變自己的想法,不然騎士是不會原諒你的。別擔心,我們還是會幫你的,希望你明天會改進。今天就先這樣吧,再見囉。」

小羊拎著書包,尾隨騎士的腳步逐漸遠去,兩個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回到家,用過晚餐後進到自己房間。

心中很在意騎士的怒氣,想要跟他道歉不過就現在的我而言,應該很難說出口吧,

沒錯,要讓他息怒的話,就跟小羊說的一樣,首先就是改變我自己的想法!再來就是我的努力了。

從書包中取出鉛筆跟記事本,一項一項的將所有我想得到的政見列出。學校的缺失、器材的不足、學生的意見、校園的規劃甚至是跟鄰近學校的連誼活動

雪白的日光燈照著我手中不停舞動的鉛筆,16K的記事本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在字句之間,不僅寫下了我的想法及意見,更寫下了我對騎士滿滿的歉意。

終告一段落,放下手中的鉛筆,從頭審查自己列出的政見。恩,接下來還得刪除掉一些無法實行的想法了!

像這個畢旅到日本叫學校新闢一座游泳池以及推動全市的高中舉辦聯合辯論會”…這些想法都太天馬行空了,連我自己都覺得絕對不可能實現。不過剛剛畢竟只是將想得到的列出而已嘛~得將這些項目從中剔除,再進一步篩選。

畢竟這些都是我將來會簽下的支票,要有責任。不然以後如果真的碰巧讓我選中,這些支票卻無法兌現的話,一定會引來民怨的。雖然我當選的機率低於10的負9次方,但還是小心為妙。

夜深,牆上掛鐘的時針不知何時已越過了午夜零時,雖然感到有點疲累,但是雙手卻依舊繼續工作著。想要獲得,就必須付出。

雖然知道這次的選舉只是選個經驗,不過我做任何事都會全力以付的去做,就算到頭來是一場空。縱使失敗,但至少我知道我曾經努力過。做事並非定要嚐到成功的果實不可,就算失敗落馬,努力這兩個字所帶來的,是難以取代的回憶,比成功更回味無窮。

 

噠噠噠噠….

粉筆跟黑板撞擊所出的聲音在教室中迴盪,飄落的粉筆灰有如雪花般四散,白色的字跡逐漸掩蓋了深綠色木板。

騎士依然雙手抱胸的注視著我,一旁的小羊則是帶著意外的表情看著黑板。

寫上最後一個字,轉身面對他們兩人。

「這些是我昨天想出來的,幫我看一下可行度,我怕有一些想法太難達成。」

「這些全部都是啊...想得還真多。」小羊縮緊眉頭,若有所思的看著黑板。

「恩還不錯嘛。」騎士開口了「看來你已經清楚自己的角色了。」

「當然,昨天被你狠狠的訓過一頓了。還得跟你道謝,將我的想法修正。」

「過去的事就別提了。既然你已經將論見都列出來了,你剩下來的工作大概只剩實行了。那接下來的宣傳就輪到我跟小羊來大顯身手了。」

騎士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雙手緊握著拳頭。雖然早就知道他是屬於悶燒類型的人。平時看起來很安靜,但只要一燒起來就有如三味真火般的猛烈,想熄滅都難。說真的,我還沒看過他如此的有幹勁過。

「宣傳!就有如字面上的意義,得將你整個人的長處、特色,毫不保留的傳播出去,讓大家知道,你有什麼長處嗎?」

「我….我的長處?」

恩,說實在的,我的長處分布範圍幾乎都偏向藝術方面。國小學的長笛、繪畫方面稍微有一點心得、有時抒發心情會寫下幾首詩、加上因為興趣而自學的日文

「雖然你的長處很多但都跟學生會長沒有直接的關係。」小羊露出不知是無奈還是煩惱的表情搖頭晃腦的說道。

「音樂繪畫寫作日文恩~有了!!」騎士突然從座位上躍起。

「想到什麼了嗎?」我跟小羊期待的問著。

「摻在一起寫一首歌不就得了!」騎士說出了令我們出乎意料之外的計畫。

「寫歌選學生會長加上唱歌跳舞有搞頭嗎?」

「這不是有沒有搞頭的問題,這主要是為了打響知名度。想想看,二年級十八個班級,共推出十個左右的學生會長候選人。裡頭有高知名度的人,也有朋友很多的人。如果是我去投票的話,我一定會把票投給我的好朋友或者是校園中的高人氣者。而你呢?在校內充其量也只算是個路過的平民老百姓,所以說,衝高知名度是首要的工作。」

平民老百姓也就算了,我很想問騎士為何我是路過的平民老百姓,加上路過的三個字有什麼差別嗎?

「提昇知名度跟寫歌有什麼關係?」小羊不解的發問。

「真是的~想看看!有哪一所高中的學生會長選舉人有自己的競選歌曲阿?就平常人的想法,校內同學自己創作的歌曲,就算再難聽,也會基於好奇的理由想聽聽看,就利用這個心理因素將你的知名度拉高!」

騎士激動的用食指指著我。

「總之,什麼都別想,先寫一首歌出來!」

「要寫競選歌曲?我不知道要怎麼寫耶,從來沒寫過這類型的

對著騎士咄咄逼人的氣勢我只能舉雙手投降。

「嘖嘖嘖~不一定要用競選當主題阿凍蒜惠賜一票”…這些粗俗的字眼反而會降低你的格調。寫一些有正面意義的,比如像是追求夢想拉~或是走自己的風格拉~諸如此類的題目去寫歌詞吧!以後再將這些涵義牽扯到選舉上吧!」

「好吧我試試。」

看著騎士火熱的眼神,此時如果不答應的話一定會被灼傷,不愧是悶燒性格的人,火勢成長的還真快。看來已經過了第一階段──引燃時期(Ignition)了,現在應該步入第二階段:成長期(Fire Growth)或是第三階段──全盛期﹝Fully developed fire﹞了吧,只能祈禱別引起閃燃效應(Flashover)了,不然我想一定會死的很難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