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 LIGHT-

關於部落格
色々な想いを集めて、ここで贈ろう。
  • 4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通往夢想的道路 Part.2

啟動腦中的思考迴路,將浮現在腦中的旋律、音符取出,放置到五線譜上,成了一首稍微帶有R&B風格的歌曲。因為想到這首歌將會由我來演唱,還特意將音高降低至適合我的音域。接著再配合著曲子的節奏及音高寫出了擁有奇怪意義的歌詞,畢竟平常創作的詩詞都是隨著心情寫出的,像這次被製定主題的東西,寫起來格外的不順暢。

上敘的工作聽起來或許輕鬆,但卻花了我整週的時間去編寫。

「恩~勉強可以啦,歌詞涵意雖然不錯,不過跟台灣的流行歌感覺差很多。」

騎士拿著我的稿子,有如出版社的總編輯般的審查著我寫的歌。

「饒了我吧,平常聽日文歌聽習慣了,要我寫出台灣類型的歌詞太難了。」

沒錯,平時為了練習自己的聽說讀寫能力,音樂幾乎都聽日文的歌曲。

「恩~說不定這也可以成為一個提昇知名度的方法!就說是為了提升本校的國際觀,所以在曲中增添了日本風格!」

因為騎士的這一番話,我又被迫回去在歌詞中加上了幾句日文點綴,本來歌詞中就已經有幾句英文了,再加上日文就有三種語言混在這首歌裡面了,不會感覺混亂嗎?

雖然很懷疑,但是也只能乖乖的聽騎士的話了,順著軍師的意思走,說不定在這場沒有勝算的戰爭中可以殘活的比較久一點。

 

「緊緊握住拳頭,雙眼看著鏡頭。好~來,眼睛睜大一點看起來比較有神,下巴再縮進去一點

小羊手中拿著Canon的單眼數位相機,如同攝影師般有模有樣的對我發號施令。

說是為了要製作廣告一類的東西,小羊從家裡搬了整套的攝影器材過來,包括鏡頭、三腳架、反光板等應有盡有。聽說這是他老爸吃飯的工具……希望不會被弄壞才好。

錄製歌曲的工作在兩天前落幕了,數一數,從作曲到完工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不知是巧還是不巧,班上剛好有搞樂團的同學,將我寫的曲子拿去玩個兩、三天,就將伴奏及間奏部分全部編寫好了。作為主唱的我,因為整首歌不僅是我寫的,而音域又是特地量身訂作的,所以在演唱方面也順利過關。但因騎士突如其來的要求,我在其中又穿插了一段長笛的SOLO,說是為了將我的才藝發揮至淋漓盡致,所以才硬加上這一段。感覺這首歌曲越來越混亂了

最終的錄音工作呢則是租了一間樂團練習室來錄音,裡頭就有完善的錄音設備了。

集結無數人的幫助之下,這首歌終於完成了!曲名為”The Way to My Dream”(通往夢想的道路)

小羊說要放到學校網站的留言板供人下載,也在同班同學的部落格上放了連結。

這種曲子真的有效嗎?頭上雖有著無數的問號,但是聽著自己創作的歌曲時,一股難以形容的感動包圍了全身,不過同時也帶來了些許的不安。

「阿,這裡音沒拉好、唔,這裡則是拍子沒抓好」聽得越多遍,越是聽得出缺點。

這種缺點這麼多的歌真的要拿出去給別人聽嗎?一股心虛感壓在我的心上,搞到最後不得不把那首歌封印起來,不再去碰它,再繼續聽下去一定會抓狂。

 

OK了!」隨著鎂光燈的閃逝,小羊抬起頭來對我豎起了大拇指。

「恩

我只能以點頭做為回應,因為最近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搞到有點身心疲憊,感覺整顆頭昏昏沉沉的。

一旁的騎士走上前來。

「既然照片也拍完了那明後天就稍作休息吧!」

「咦,可以嗎?」我不禁對突然仁慈的騎士感到意外,今天的我會累成這副德性全都是因為他下的命令,不會是在暴風雨前的寧靜吧?

「當然囉~因為我跟小羊要去弄一些事。」

「弄一些事?什麼事啊?」

「哈哈哈這還不能說,到時你就知道了。」

騎士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看來還是要提防一下,不然我平靜的高中生活可能會受到威脅。

雖然擔心,但畢竟還是難得的假期,舒適地度過了兩天久違的平靜校園生活。

平靜的通學、安穩的授課、同學之間的打鬧,讓我差點凋零的生命之火再次恢復生氣。

 

兩天假期過去之後,才剛進到學校大門的我,隨即知道我所害怕的事情來了,不知該做何舉動去反應的我,只能呆呆的張大嘴巴看著眼前的校舍。

學校的校舍,從一樓到三樓以物理基準單位MKS制來測量的話,大約有七公尺高。

一幅掛報,不,能不能用掛報來形容我也不知道,總之就是相似的東西,只是大小懸殊了點。保守估計大小約是700x150cm

一幅巨大的掛報有如伊瓜蘇瀑布般的從三樓往下垂掛,上面印了一個熟悉的相貌沒錯,那正是我本人。右手握拳,雙眼烔烔有神的望向正前方咦,不對吧,我的眼睛應該沒這麼大啊?連照片都經過修改了阿我真的無言了。

在照片的左上方寫著幾個大字” The Way to My Dream 掌握我的夢想 看來這就是騎士跟小羊口中所說的廣告了。

突然背部感到刺痛,偷偷往後一瞄。果然,一群跟我一樣被超大掛報吸引的學生正站在校門口盯著我看。

「欸~你看你看,他好像就是那張掛報上的人耶~!」

「咦~是嗎?只是長得很像而已吧?」

不好,光是站在這裡就受到別人的注目了,再待下去恐怕不妙...先撤退再說吧!

邁開雙腳,緊急逃離眾人的目光,往教室的方向直線前進。

 

「騎士~!!」進到教室,還來不及將放下書包,直接衝到騎士的座位前。

「那那那,那是什麼東西!?」因為受到的過大的衝擊,使得我說話有點結巴。

「很棒對吧!」騎士喜孜孜的對我豎起了大拇指。

「別開玩笑了,等一下被教官抓怎麼辦?」

「教官啊~別擔心,看看這個。」騎士在抽屜翻找了一下,取出了一張紙條「這個是主任教官的許可證~我跟小羊去申請的。」

那張白紙上確實的蓋上了主任教官的印章,連簽名都一併附上去了。內容說是可以在校內懸掛學術性,而非商業性質的宣傳掛報。

這個我就不懂哪裡有學術性質了,為何主任教官這麼好溝通哩~?

「所以說就別擔心了,這樣一來,你的知名度一定可以直接往上竄升!」

騎士你的野望還真是遠大阿如果能把你丟到日本戰國時代的話,說不定你還會跟伊達正宗聯手叛變,引發著名的本願寺之變,進而以天下布武的方式取得全日本。

「那張掛報你們到底是怎麼做的?」

「去印刷廠請他們印阿,用了墨水附著高的全開塑膠布,印了差不多近五十張吧,再一張張接合起來,才弄得這麼大張。本來還打算加印海報喔,但是因為成本問題所以就算了。」

「成本你花了多少錢啊!?」

「安啦~那間印刷廠是我親戚開的,打個五折不是問題。」

騎士的眼神有點飄移,很明顯的在逃避我的追問。

「多少錢,說!」

「恩打折後一萬多吧。」

…..我感覺到眼前一片黑暗。

「這麼多錢你要由誰來付阿?」

「咦,不就你嗎?因為是你的宣傳海報阿。」

我經年累月所存下來的壓歲錢,準備拿來當我的結婚基金的積蓄竟然要花在這裡這簡直就是拿搓刀在磨我心頭上的肉阿~

騎士真的引發了閃燃效應,我已經被火海包圍,無法全身而退了。阿~上帝阿,請祢保佑我能夠平安的回到天家,回到 主祢的懷抱中。

 

不過那張大型掛報似乎真的達到了宣傳效果,每節下課我們班教室外都會聚集不少同學對我指指點點的,搞得我有點緊張,不知道該露出什麼表情來應對才好。

「這個時候就要做點表面功夫來增加他們對你的正面印象。就現在而言,外表是最重要的,因為他們沒辦法跟你交談,所以只能以外表來評斷你,先抓一抓頭髮吧!」

小羊靈巧的從旁遞上一瓶髮臘。

我這個人平時不大注重外表,所以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用髮臘,看著鏡中的自己,唔哇~這真的是我嗎,怎麼感覺好像變狂野了?虧我將頭髮留長,想讓自己看起來斯文一點的

「接下來就是儀態了,坐在椅子上要坐正,靠到椅背上!拿本課本起來讀吧,或是拿一些世界名著,也可以拿一些比較有涵養的書來看,像是莎士比亞或浮士德之類的書。」

聽騎士說著說著小羊還當真跑到學校圖書館幫我借了一本書回來,不過借書就算了,借源氏物語回來是怎樣

「因為你會日語的緣故,所以你要讓人家看到你馬上就會聯想到日本,用這點來加分!」

小羊一邊說一邊將源氏物語遞給我。

小羊該不會不知道源氏物語是怎樣的故事吧?在學校看這種書會不會反而造成反效果阿算了,既然小羊都借了,那我就勉為其難的翻一翻吧。

….

突然感到光源氏跟騎士有點像,不停的對我進行改造、調教,唔那他到底想對身為紫上的我作些什麼事?想到這裡不禁打了個冷顫。

正當我的幻想無限奔騰之時,騎士興高采烈的跑了過來,從他臉上的表情我就可以讀出,一定又有什麼不妙的事情發生了。

「終於來了!」

「什麼來了?」一股惡寒竄起,鼓起些許的勇氣反問。

「我們學校的報導社!」

騎士指向教室門口一位戴著眼鏡,綁著麻花辮的女性同學及一位扛著攝影機的男性同學。

這算是我們學校的一個特色吧,社團活動很活躍,不管是運動或文學性質的社團都有不錯的成績,而校內倒也蠻鼓勵社團活動的。

午休時間,每週一、三、五由廣播社用校內廣播系統播出同學點的歌曲。二、四則由報導社於各班教室內的電視上播出校內大小新聞,每週還會發行週報。

「報導社!?不會是來訪問我吧?」

「不然還有誰?快出去吧~不要讓別人等那麼久,記得喔,回答要想仔細再回答,要懂得為自己加分。」

騎士硬是用雙手將我推到教室外。

「您好,我們是報導社的社員,想請您接受一下我們的訪問。」辮子女同學手中拿著麥克風對我發問。

「恩喔,好,當然!」面對攝影機的我露出了僵硬的笑容。

「那張大型掛報上說的那首歌曲是真的嗎?」

「恩是真的,如果想要聽的話嘛中午我們會請廣播社的同學播放的。」

「那再請問您,寫這首歌是為了什麼呢?有人說您是為了選學生會長而打響知名度,也有人說純粹是為了自己的理念。」

不愧是報導社的,直接就殺到了重點。就騎士的指示前者是完全無誤的答案,不過真的照實回答的話,一定會被人唾棄吧,而且我也不敢想像騎士會對我的回答作出什麼行動。怎麼辦?要說後者嗎

此時,黃國杉博士的話語在我的腦中響起 灰謊,凡人有時還是要說的 恩,沒錯!我只是個凡人。

「當...當然是為了自己的理念囉!我會出來選學生會長...也是因為這個關係,對,沒錯,因為用說的不足以將我的...理念表達,所以...就有人建議用唱的...應該是這樣吧...

「應該是...?

「阿,不,沒什麼。」

「恩,那相信你對週五的政見發表也是信心十足囉!」

「當然當然.....等等!什麼政見發表!?」

「咦,不是學校辦的嗎?在這個禮拜五下午的週會時間讓所有候選人上台發表政見...

週會時間?發表政見?那種事根本連聽都沒聽過啊!而且已經沒時間準備了阿~週五耶~週五!!

「恩恩,當然!這次政見發表我有十足的把握。請期待吧,那就這樣,再見。」

對報導社的同學含糊的掰了幾句話,趕緊揮了揮手將他們送走,轉身逃回教室。

 

「騎~~~士~~~~~那是怎麼一回事!?週五的週會要發表政見的事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雙手緊緊抓住騎士的領子,歇斯底里的問著。

「阿勒?你不知道嗎?那個消息學校早在上個禮拜就公布了不是?」

「上個禮拜我還在忙那首歌阿~~~現在怎麼辦?」

「唔...OK的啦,上台把那首歌唱一遍就好啦!」

「開什麼玩笑~政見發表耶!」

「好啦好啦,別生氣了,放開騎士吧~」小羊跑進來打圓場,將我跟騎士拉開。

「你上次不是列出一堆意見嗎?將那些整理整理,寫成一張演講稿就好了阿。」小羊向我獻上計謀,試著安撫我激動的情緒。

「這種東西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阿~而且我也沒有在這麼多人前面講過話。」

「放心啦,你就先去寫稿吧,演講技巧我跟騎士會教你的。」

無計可施的我,這時也只能乖乖的聽著他們的指揮了。用課餘時間拼命的趕著演講稿,這種感覺跟截稿前的小說家很像阿~竟然能夠在有限的時間內寫出這麼長的講稿,不得不佩服我自己,讓我不禁開始認真的考慮未來要不要當個小說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